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零俏佳人最新章节 - 第250章 对策

九零俏佳人 第250章 对策

作者:一楼书名:九零俏佳人类别:玄幻小说
    霍冬眠轻咳一声,弯唇道,“就是北方豪门圈的毛家,和我们南方,也就是我们霍家,我们两家在华国可是豪门中的豪华。毛家的那小子,在首都圈子里有那是出了名的小霸王,他都认小浪浪做老大,我们自然不在话了。当年,我们哥几个在首都闯荡,那叫一个风光。就是京城四少见了老大,也要给老大几分薄面。”霍冬眠的眼神带着丝追忆。

    方小鱼看着徐厚浪的目光更加复杂起来,方永华几人简直就跟听天书一样,自从徐厚浪来了之后,他们好像了打开了通往世界的另一扇大门,太神奇了。

    霍冬眠的叹息声响起,“唉,只可惜好景不长啊。”

    “怎么了,是发生了什么事吗?”方永华他们紧张道。

    黄祖强啧啧两声,“他诓你们呢,后来就是小浪浪回来了,我们就跟着过来。

    霍冬眠被打断,恼恨地瞪了黄祖强一眼,“强哥,你给保持点神秘感好不好,你这样叫我还怎么玩。”

    “怎么玩,走一个呗。”

    “走饮料啊。”

    这边喝的畅快,医院那边的气氛可就没那么好了。

    张玉清送医后,很快张玉龙也赶来了,医院单间病房内,双胞胎姐妹陪着。

    张玉清侧躺在病床上,背上贴了药膏,挂着点滴。

    喊痛声就没停过,张玉龙到了还一直嗷嗷叫。

    从小张玉清就经不起痛,这一摔简直是要她的老命了,主要是心头一口怨气没地出,叫几声卖卖惨。

    张玉清的骨头没摔断,但也够呛了,张玉龙气得面红耳赤,“岂有此理,这些毛头小子,简直目中无人,我叫人把保龄球馆给砸了。”

    听说了事情的经过,张玉龙直接暴发了,拿起手机就要打电话。

    欧阳笑笑劝住了,“舅舅,那可是霍家,你今天叫人砸了保龄球馆,明天说不得就去派出所了,外公还没出来呢,你可不能再进去了。”

    弟弟要给她这个做姐姐的出头,张玉清原本还高兴了一下,听了大女儿的话,面色就变了,“玉龙,别冲动,姐没事,关键还是咱爸,你在外奔波了两天,爸那边可有消息?”

    提到张铁军,张玉龙的面色就暗了,“姐夫呢?姐,你伤这么重,怎么不见姐夫的身影?”

    “你姐夫刚把我送到医院,接了个电话出去了,估计是公爹那边打来的,公爹那里情况很不好,资金链全给断了,银行那拿不到贷款不说,有笔上亿的贷款眼看着就要到期了,供货商天天逼着催款,所有资金全投到今年的投资项目上去了,霍家一出手,项目中断了,老宅那边叫你姐夫回去商量,要把祖宅抵押出去,看能不能解一时燃眉之急。”

    事情的严重性完全超出他们的想象,谁都没想到霍家居然把事做这么绝,而事情的起因仅仅是因为方小鱼和他们家闹了一点小矛盾。

    张玉清边说边哭,全无主张,六神无主地道,“玉龙,难道我们家就这样败了,不成?”

    张玉龙脸色阴沉无比,“当然不成,张家绝不会倒的。”

    “胡叔叔那边?”张玉清想到胡耀辉。

    张玉龙抿着唇,“我去了胡叔叔家,管家说胡叔叔出任务了。”

    眼前胡耀辉已经是张家唯一的希望,如果连张铁军的老哥们都避而不见,这形势到底有多严峻,张玉清头顶嗡嗡嗡作响,险险就要昏了过去,眼泪大把大把的掉,两只眼睛肿的跟核桃似的。

    欧阳楚楚拿了纸巾一把把的递都来不及。

    张玉龙在病房内踱着步,犹如笼中困兽,病房内的气压低到了极点。

    欧阳云峰来了,带来了不好的消息,欧阳家的缺口太大,慑于霍家的权势,以前欧阳家交好的世家,没敢出来帮忙,不光老宅,就是欧阳云峰的卫生所都抵押给了银行。

    张玉清失声惊喊,“卫生所抵押了,那你以后的工作怎么办?”

    “现在的重点是我的工作吗?百货公司都要申请破产了,我们家要完了。”

    蠢货,要不是张玉龙在,欧阳云峰都要抽张玉清两巴掌,他们欧阳家都毁在了这个无知女人的手中。

    欧阳云峰的眼神如毒蛇一般,脸色阴的能滴出水来,张玉清骇的直打哆嗦。

    低着头,这下连哭都不敢哭了。

    真的要破产了?

    欧阳家才三天的功夫这就要倒台了?

    张玉清不敢想。

    “笑笑,你去找一下周骏,周庆到底是副市长,在绍市还是能说的上话的,霍家行不通,那就在军分区想想办法,得先把你外公救出来,至少也得打探一点消息出来,我们这心里也能有底。”

    欧阳家一朝被蛇咬,父亲的事业要想再重新起步,怕是不能。

    欧阳云峰目光一深,那边的计划看来是要推进了,不然欧阳家永无翻身的机会了。

    欧阳云峰冷冷的撇着低着头的张玉清,这一次张铁军若能平安无事,他就饶了这个蠢女人,若是张铁军进了局子,这样的蠢女人不要也罢。

    张玉龙沉吟片刻,“那我也再出去想想办法,大家分头行动。楚楚,你留下来照顾你妈。”

    欧阳楚楚小声应下,张玉清抹了抹泪,“要见周骏也不急在这一时了,这中午饭都没吃呢,笑笑,你跟你爸和舅舅先去吃饭,吃完你再给妈和你妹打包点菜。”

    三人走后,病房内立时安静了下来,张玉清见小女儿傻呆呆地立在床头,气不到一处来。

    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小女儿就跟无事人一样。

    不知道是傻,还真是性格的因素,这样淡漠的性格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

    张玉清转了个身,索性眼不见为净。

    欧阳楚楚咬着唇,如同受罚的孩子一般笔直的站在那里……

    绍市也就“巴掌大”那么地地方,走到哪都能碰到一两个熟人,方小鱼他们在酒店门口就碰到了周骏。

    本来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周骏和徐厚浪、方小鱼结的仇还真不小,不知道周骏听了周庆的话,还是离开欧阳笑笑后,脑子也清醒了不少,淡淡地看着一行人,就先迈开了步了。

    倒是身后的小伙伴扯了扯他的衣角,在经过霍冬眠他们时,恭敬地叫了一声霍学长。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