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清宫娇娇宠:四爷,要听话!最新章节 - 292小柳庄

清宫娇娇宠:四爷,要听话! 292小柳庄

作者:唐哭哭书名:清宫娇娇宠:四爷,要听话!类别:玄幻小说
    “母亲,您的意思女儿明白!”苏陶陶点头,却见张氏还是摇头。

    你不明白!女子的清白比你的命重要,我们女人不能被眼前的利益所迷惑,甜言蜜语有时候就是杀人的毒药,断送的就是我们女人的一辈子!当年我嫁入苏家你爹对我也是温言软语,可是不过一年多的光景就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我不想你被骗也害怕你看错了人!”

    “母亲,五殿下不是那样的人!”苏陶陶有些急了,几乎是脱口而出,而张氏的脸色顿时有些苍白。

    她叹息了一声说道:“我果然是猜对了,你对五殿下有意对不对?”

    “没有!绝对没有!我对五皇子只是感激,没有别的心思!”苏陶陶忙跪在地上发誓,脸上的认真让张氏微微怔了怔,最后还是把女儿扶了起来。

    苏陶陶在母亲的帮助下亲自把顾成的衣服洗好晒干,然后连带着手绢一起打包送到了顾成的府上。按理说顾成依顾成的年纪是不能自己开府的,但是因为十四岁时在战场上立下战功皇帝格外赐了他一座宅子,便是苏陶陶如今在宫外看见的这一座。

    在小厮的带领之下,苏陶陶来到了顾成的书房,房中顾成正在埋头处理着什么文件,头也不抬的说道:“先坐下。”

    苏陶陶乖乖的坐在一边,看着远处正一脸认真的顾成,那干净冷硬的面庞在阳光的照耀下带着一种让人沉迷的气质,头上的玉冠让他头顶带了一圈光晕,格外的好看。

    今日的顾成难得没有穿一身黑色,而是家常的米白色绣金丝花纹的长袍,宽衣广袖的轻柔面料多了几分飘逸的感觉,相比起鬼医的潇洒,顾成身上的是一种疏离的冷漠。

    他是皇家之子,与生而来的与旁人不同,让人可望而不可及。

    顾成放下手中的笔,抬头时正对上苏陶陶的双眸,一张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那么淡淡的盯着苏陶陶。

    “殿下,这是您的衣服,我已经洗好了!”苏陶陶把包袱打开,里面的衣服叠的整整齐齐,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很甜。

    顾成只是淡淡嗯了一声,然后缓缓的走近了苏陶陶,一双眸子深不见底仿佛可以吧一切都吸入其中一般。

    苏陶陶心慌起来,一步一步的往后退,声音带着几分紧张说道:“殿……殿下!”

    “我耳朵不聋,不必叫的这么大声,还有……”顾成的眼神变得而有些晦暗,接着说道:“叫我的名字,阿。”

    阿?苏陶陶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这样暧昧的称呼真的是从这个一脸冰冷表情的男人口中说出来的?

    “嗯?”顾成见苏陶陶半天都没开口,而且还是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眉心微微皱了皱表达了自己的不悦。

    “刚才殿下那句话我没听清,能不能再说一遍!”苏陶陶带着点小忐忑,深吸一口气像是鼓足了勇气一般。

    可恶,自己说话她居然没有认真听!彼成很生气……

    “殿下?殿下!”苏陶陶看着顾成垂下的双眸,心跳更快了,自己哪里得罪他了,不会是还嫌弃她的衣服没有洗干净吧,可是她已经很努力了。

    “苏陶陶,本殿救了你五次,你就这样报答我吗!”顾成拧着眉毛,心里是一肚子的委屈,偏偏当事人还一副懵懂的样子,若不是现在这丫头才十二岁,他非得好好的教训一顿不可!

    “没有,殿下总共就救了我四次而已……”苏陶陶还认真的板起手指头数了起来,那一副认真的样子顿时让顾成噎住了。

    “苏陶陶,你欠了我这么多次,你准备怎么还?”顾成抓住她数数的手,用一种很压迫的气势看着她。

    银子?顾成比他多!美人?自己身边只有苏姐姐,但人家已经芳心别家。江山!对,就用江山好了,可是自己总不能说帮他谋得江山吧!

    “你还在神游天外吗,能不能认真的看着我说话。”顾成很郁闷,可是却拿自己面前的小人儿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叹息了一声。

    “殿下……”苏陶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顾成严厉的阻止,说道:“叫我阿!”

    “阿殿下,我现在实在是想不出可以用什么报答你,而且我还有求殿下一件事。”苏陶陶很心虚,可是为了弟弟她不得不开口。

    顾成眸子深沉,语气也变得平静无波,说道:“你想要求我什么?”

    “我希望殿下把火灵芝卖给我,多少钱都行,若是钱不够我写张欠条慢慢还!”苏陶陶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可爱又无辜还带了三分的急迫感。

    “我不要钱!”我只要你……顾成强压下自己的后半句,面色有些发红,带着可以的红晕。

    “啊?”苏陶陶有些懵了,顾成却走到了书桌前重新坐了下来,不再看她。

    “殿下应该听说我向温妃娘娘求取火灵芝的事情,那是给我弟弟治病用的,可是被我的父亲给抢了去救了姨娘,我……”

    “自己没出息,给我说什么!有本事你去把它再抢回来!”顾成的语气冷冰冰的,让苏陶陶顿时语塞。

    顾成虽然低头看着手里的书,可是却半个字都没有看进去,感觉头顶的女人半天没有说话,只好抬起头来瞧一瞧,哪里还有苏陶陶的影子?

    “可恶!”顾成站了起来,叫了门外的下人,这才知道苏陶陶居然自己悄悄走了。

    他匆忙的从书桌上取来一个盒子,递给下人说道:“把这个交给她,告诉她让她每天照着上面亲自写一封送到这里来,等写完了想想有什么可以报答我的,火灵芝要看她写的好不好再决定什么时候给!”

    苏陶陶正彷徨的走在路上,因为是独自跑出来的缘故苏家并没有给她安排车马,而小柳庄这边只有一辆牛车,她作为千金小姐坐简陋的牛车有失体面,只好蒙了面纱缓缓而行。

    “苏小姐留步!”身后传来了脚步声,苏陶陶忙回头去瞧。

    后面追来的是顾成书房门口的小厮,苏陶陶忙客气的点头,听了小厮的话之后心头是惊喜的,只要抄写了里面的东西就可以换火灵芝了吗?世上怎么有这么好的事情,苏陶陶隐隐有些不安。

    果然,在回到家后苏陶陶将盒子打开,刚好鬼医也在场,两个人拆开信封,看见里面的字眼时鬼医发出了爆笑的声音,苏陶陶却是一脸窘迫。

    这盒子里的不是别的,就是当日苏零露诬告她暗恋雍亲王的情书,一封比一封肉麻,顾成是在借机羞辱她!

    苏陶陶的心中所想和鬼医恰恰相反,他笑了笑识趣的躲开了,心想苏陶陶心思通透自然是明白顾成的用意,不过这雍亲王的表白方式正式新颖的很,死要面子偏偏要让苏陶陶开口。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三日不见如隔一世……呸呸呸,这都是些什么!”苏陶陶提起笔,最后又放下,若是她才不会写出这么艳俗到不知廉耻的句子,此时更是恨极了苏零露。

    深吸一口气,苏陶陶告诉自己弟弟的病要紧,火灵芝要紧,就是雍亲王故意羞辱她也要厚着脸皮写!写!写!

    当顾成收到苏陶陶的第一封信的时候眉心跳了跳,又跳了跳,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喷嚏,显然是要生病的征兆,但心情却如同二月里的春风好得很。

    “殿下,天凉了,您该添衣了。”一旁的近卫看着顾成对着书信傻笑,实在是不忍心打扰,可是接二连三的喷嚏又让他心疼主子的身体。

    顾成小心的收起信件,将他放在枕边的盒子里锁好,说道:“上次让你训练的丫头办的如何了?”

    “已经准备妥当,随时可以派上用场!”近卫低头,脸上带着严肃。

    “把她们送到小柳庄苏陶陶的身边,但是不要让人知道是我送的,明白吗?”

    “是!”

    七天后,顾成终于送来了火灵芝,苏陶陶由鬼医陪着,亲手在厨房中给弟弟炼药,因为香玉受伤被困在苏家的缘故,其它的丫鬟也被老爷扣了下来,苏陶陶一时没了帮手。

    “陶陶,你来瞧瞧这俩丫头你可中意?”张氏刚好从外面回来,在门口遇见两个饿得面黄肌瘦的丫头,看着可怜,又想起苏陶陶正愁没有帮手便问她们可愿意卖身为奴,没想到两人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还跟张氏签了卖身契。

    苏陶陶存着疑虑,生怕是晴姨娘那边派来的人,不敢轻易松口,鬼医知道这两人是顾成的人,且是为了保护苏陶陶才来,可是一想到苏陶陶这几日把顾成骂了千万遍也不敢说出真相,只好用意念给苏陶陶说道:“她们身世是干净的,而且两个人都有一些武功底子对你只有好处!”

    听了鬼医的话苏陶陶真这才放下心来,将两个丫头收拾干净之后取名香红香尘,寓意马踏红尘香十里,落花飞渡秋千架的意境。

    另一头,苏陶陶又得了火灵芝的事情传到了晴姨娘的耳朵里,连带着还知道了苏陶陶半夜里经常给顾成写情书,这下急坏了苏零露和晴姨娘。

    “母亲,不能眼看着那丫头和为五殿下在一起,这五殿下虽然才十八岁但却在军中格外有威望,若是苏陶陶嫁给他我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苏零露跺了跺脚,看着母亲肚子里安然无恙的孩子,心里一股愤恨,但又不能表现出厌恶还得极力的讨好。

    自从上一次孩子险些掉了之后,晴姨娘连熏香都免了,一心一意的保着肚子里的孩子,入口的东西更是小心翼翼,苏零露一时间没有一点机会。

    “当然不能!为了你……”晴姨娘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眼睛里带着作为母亲的慈爱目光接着说道:“还有我肚子里的儿子,苏陶陶绝对不可以嫁给五殿下。”

    苏零露看着母亲的眼神,还有那温柔抚摸自己肚子的动作,心里的妒火正在愈演愈烈,面上是却强忍着咬牙说道:“那母亲有什么打算?”

    晴姨娘自从得了火灵芝之后,发现这灵物当真是好用,不止把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给保住了,还让她的容貌越发的娇艳。

    清月毁容之后,晴姨娘更是把自己身边的丫鬟全部都换成了又胖又丑的样子,衬托着她更加动人,让苏锦堂越发的神魂颠倒。

    如今得知苏零露又得来了火灵芝,她心里的想法又是把这东西给抢过来,说不定她就能回到十六岁,那时候老爷还不乖乖的把张氏给休了,让她做夫人?

    到时候自己的儿子是嫡子,苏陶陶和苏继堂是生是死还不是她说了算……晴姨娘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眸光里带着残忍。

    “还记得我们前年收留的那个屠夫吗?逃荒的那个!”晴姨娘的目光里带着笑意,握住女儿的手。

    苏零露想了想,说道:“是那个脸上全是疤痕,面相丑陋,您随意打发到厨房做事的那个丑八怪?”

    一想到那个男人,苏零露就作呕,前年众目睽睽之下那个男人冒然拦在她们的马车前面,跪着求她收留自己,苏零露原本不想管闲事的,偏巧当时的状元郎路过,还多看了她几眼。母亲想着这或许是给自己留下一个善良温婉的好名声的机会,就当着众人的面让苏零露给了这壮汉些银子,后来这人居然还死皮赖脸的黏上自己了,无奈之下就安排到了厨房工作,母亲不说她早就忘了这人的存在。

    “就是他,你不觉得当时的无心插柳如今是派上了大用场了吗?”晴姨娘的眼睛里带着一抹诡异,让苏零露怔了怔。

    “母亲是想让那男人做什么?丑不拉几的看一眼就让人作呕……”苏零露厌恶的睨了一眼,然后扶着晴姨娘坐下来剥了一个橘子递过去。

    晴姨娘吃了一瓣女儿递过来的橘子,一脸笑意的说道:“就是因为丑我才想让他做苏陶陶的夫婿,这两人不是正相配吗。”

    苏零露怔了怔,明白了母亲的用意立刻也高兴的说道:“母亲可是有了什么想法?那男人可是在下人房那边的,我们这些千金小姐轻易不能出二门如何过去?还有,如今那苏陶陶可是在小柳庄,庄子上的人都是她们熟悉的我们硬塞了那人过去人家也不会愿意啊。”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