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惊世葡京娱乐:庶女狂炸天最新章节 - 1012彻底不见!

惊世葡京娱乐:庶女狂炸天 1012彻底不见!

作者:江沉子书名:惊世葡京娱乐:庶女狂炸天类别:玄幻小说
    五官只能痛苦的蜷缩着,怎么都无法缓过气来简行似乎没有玩够,发现我的异常,解开我的哑穴÷鲜的空气从嘴里缓缓流入xiong腔,我总算是活过来,眼泪却依然哗啦啦流个不停,想起刚才轩墨丞的神色与表情,我的心就纠成了一团,张嘴便骂,“简行你个猪狗不如的畜生,死不要脸……”

    我还想再骂,喉间再次一紧,我顿时咳嗽起来,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来简行抬手,顺着手一个重重的耳光便落在我的左脸上,打得我眼冒金星,差点闭过气去尔后简行伸手在我的后背上一点,我只觉浑身痛得难以忍受,犹如瞬间被人从不同的拉扯着身体,气血剧烈的翻涌,却无处流动片刻,我喉咙一热,张口便吐出一口鲜红的血来“住手”轩墨丞急切的上前几步,手里的莫离转了再转,想要出招,却在看到简行放在我脖子上的手后,不甘的顿住了脚步∠气在他的黑眸上翻滚着,带着让人难以忍受的伤痛,无可奈何的看着简行“师父,你放开她”一直没有做声的楚轩站出来,挡在轩墨丞的身前,寒雪一般的眸子带着寒光,看着简行“你若敢杀她,我保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周蓝陵也站出来,挡在楚轩前面,声音里一片平静,唯有紧握成拳的双手泄露了他的思绪“是吗?”简行却是真正地平静,眼神力带着恶毒,看向我的脖子,“这般纤细的脖子,只怕一拧就会断吧!”

    “有种…你就…杀了我!”我忍着痛楚,一字一句开口此刻,我看着前面为我痛彻心扉的众人,心里却是一片平和死,并不可怕

    重要的是,我不想看见轩墨丞他,为了我,露出那般难过且受伤隐忍而无力的表情

    “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不一样的,:”耳畔的声音,森森的如同千年老林里枯败的腐叶,“你果然没有叫我失望,将这出口给打开了”

    我可不是为了你!话卡在喉咙间,我呼吸困难,吐不出一个字来“在这‘罪狱’里,我虽然可以自由进出,可是却无法逃出去我一直在谋划逃跑,只可惜一直绊在出口的陷进那里,无法逃脱”简行用他那森森的声音继续说着,“没想到,上天居然将你给送来了你看,只不过激了你一下,你果然如我所愿,将出口的陷进给毁了”

    “你……什么意思?”趁着简行手上稍松,我咬牙切齿的开口简行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以为你接连在晚上遇见楚轩,是个意外吗?”简行的声音里带着狂傲的笑意,那么不可一世的霸气,“是我看见你出长伊楼之后,将毒发后的他送在了你前行的路上,你以为,你遇上的那些侍女被人侮辱,是意外吗?不是,那也是我的安排你以为,你差点被人玷污,是意外吗?怎么可能,那些人都是听命于我的怕死之徒你以为,你师父闯入‘罪狱’里,真没有人能找到吗?你也太小看这里的守卫,只是我吩咐不必去追究而已……一切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这些话,听起来无异于天方夜谭,我瞪大了眼睛,心里充满了愤怒而屈辱如果这些话是真的,难道说,我一直在被利用而不自知吗?

    怎么可能?

    我眼里的怒火上升,心里更为急切,运起内息努力冲着穴位“楚轩,你说为师说的对吗?可不要跟为师说,你什么都不知道?”简行的声音如地狱里的恶鬼,一点点的将人拉入地狱听了楚轩的话,我看向楚轩,楚轩眼神闪烁,避开了我的视线我挂起冷笑,心瞬间沉到谷底,原来,还真的是假的!

    “你想怎样?”楚轩的声音闷闷的,充满了无力的挫败感“我要出去,仅此而已”看着楚轩颓败的申请,简行更加的嚣张,“要是你早点答应,今日这些事,本来都不会发生偏偏你死脑筋,愣是守着那些戒律,如今还不是一样的结果吗?”

    “你出去,也只有死路一条”周蓝陵声音泛起波澜,那本来带着风==流之色的神色却忽然酝满了杀机“那她得会先死”简行将我往前一推,笑得邪佞“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放开她?”见我们一人一句,轩墨丞失去了耐,紫眸里盛满担忧,视线一直在我的脸上流连,看到那种仿若看破一切的眼神,我暗叫不好↓想开口说话,简行再次点中我的哑穴“你长得与你爹很像”简行又开始顾左右而言他,“我一直都以为,当年你娘会选择你爹不选择我,是因为他长了一张骗人的脸”

    轩墨丞不答,等待着简行的下文,只是那黑眸里的紫气,益发的浓郁“可是,待我将你爹的脸彻底划花之后,才发现原来不是”简行的声音有些飘渺,似乎回想起了什么,“可如今,看到你这张与他相像的脸,我还是会恨”

    简行搁在我脖颈上的手又是一紧,我的呼吸再次凝滞起来,心里不无悲哀的想,不知道今日,能否活着离开这里呢?

    “她死还是你死,你选择一个?”

    简行的话语一落,我顿时瞪大眼睛看向轩墨丞,见轩墨丞的神色竟然有些松动,心急如焚,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抖动起来五脏六腑纠结在一起,想到轩墨丞可能会死,绝望的感觉犹如潮水,瞬间将我湮灭不要,千万不要,唯有这个,绝对不要!

    我宁愿自己死,也不要你死呀!

    似乎感觉到我的注视,轩墨丞向我看来,眼里的紫气渐渐淡去,嘴角挂起如痛曼珠沙华一般妖娆的笑容,又像是罂粟一般,带着致命的诱==惑气息看到这个笑容,我的心高高的悬了起来,眼眶发酸,悲伤的泪水在眼里,我不敢让它们落下,眼前逐渐模糊起来轩墨丞,选择自己死!我的心里,闪过这样子的念头,无数情绪瞬间涌上心头,如海浪一般将我倾覆,

    师父,不要,千万不要!

    千万不要!

    上苍,我祈求你,你怎么对我都可以,只是求求你,千万不要将轩墨丞给带走我求你!

    “下不了决心?”简行冷笑着,声音如死水般,没有起伏,“那我帮你一把!”

    简行的话音刚落,我只感觉简行的手在我的颈间汪一番,抓住我的衣领,用力一扯,只听‘哧啦’一声响,我顿觉身上一凉虽然我看不到自己身上,只是我清楚的感觉到上半身,只仕一件肚==兜我全身的汗毛在瞬间竖了起来,不是因为寒冷,而是由羞愧与愤恨带来的怒火与屈辱,让我全身都忍不住颤抖起来我真的,宁愿死去!

    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我强忍着,决不能让它掉落是的,我不能示弱,一旦我示弱,一旦我表现出怕死的神色,轩墨丞定会为了我,丢弃自己的生命不,我不能看见这样

    我努力的抬高眼睛,任由泪水湿了睫毛,竭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没有关系,不救是被人看光光了吗?

    我不在乎,不在乎,绝对不在乎!

    最坏的结果,不过是沦落为他人的笑柄,无法嫁人而已!

    不嫁就不嫁,我一个人也能活得好好的,

    只要轩墨丞能活着,即使被人羞辱,我也不能示弱!

    不能,绝对不能!

    众人见着眼前这难得的春==光,都没有惊艳的感觉,尽避那有若凝脂的肌肤与曼妙的身材已经近在眼前想要挪开视线,却不能挪开,一旦挪开,若是让简行带着她逃走,她只剩下死路一条于是乎,众人都只能看着那个衣裳尽毁的女子,带着倔强的神色,带着屈辱与不甘,万分隐忍着站在那里“赫连忧忧,你去死算了”狂傲与不羁的声音响起,风千情身如疾风,手上寒光闪闪,向我袭来我没有一丝畏惧,看着那道寒芒想着自己而来,忽然有一种解脱的感觉袭上心头死了也好,至少,轩墨丞就不用死了

    我甚至,要感激风千情

    最后带着留恋看了轩墨丞一眼,我闭上了眼睛

    然而,等了许久,终是没有等到身上传来刀剑入体的感觉,却听到了众人的惊呼声我睁开眼睛,隐忍了许久的眼泪瞬间崩溃,源源不断地滑出了眼眶就在我前方不到一米处,轩墨丞斜对着我,空手握==住了风千情的剑刃艳红色的鲜血沿着剑刃滑落,刺痛了所有人的视线也让我的心,分崩离析,血肉模糊

    我张了张口,想要呼唤轩墨丞,可是喉咙被掐赚穴道被制赚我无法发出一个字来,

    而就在这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简行却忽然挂上了嗜血的笑容,手里的大刀毫不留情的,从轩墨丞的左xiong穿插而过仿若电影里的慢动作,我眼睁睁地看着简行手里的大刀,慢慢靠近轩墨丞,慢慢地靠近……尔后,那大刀穿过轩墨丞的左xiong,从前襟露出刀尖来在这一刻,也是这把刀,将我的心,彻底毁灭

    那略微带着钝意的声音,从此成了我的噩梦!在无数个夜晚,一遍又一遍的回响,让我再也无法安宁简行见一击成功,当即抽手将大刀拔了回来

    随着他的动作,轩墨丞心口的鲜血喷涌而出,溅了足足三丈高就在不远处的我,也被溅了一身腥腥的,却依然温热着的鲜血

    我张大了嘴,大脑一瞬间当机,一片空白,连哭泣都已经忘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鲜血染红了轩墨丞的红衣,而他渐渐软下了身体所有人都吓傻了,忘记了去反应

    风千情最先反应过来,一把丢下手中的武器,将轩墨丞搂在了怀里※音紧张而仓皇,“师兄,你怎么样?”

    轩墨丞伸手压制住自己的伤口,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将风千情推倒在一边的地上,奋力站了起来他每动弹一下,那鲜血如同喷泉里的水一般,从他的手指节中间喷了出来而他却恍然未觉一般,站起身,艰难的上前一步,那宽阔的伤口处喷出更多的红色液体,“我…选择…自己死,你…放开…放开她,”

    “好”简行狂吼一声,手一扬,将我如同对垃圾一般,狠狠地甩开我的身体如同轻飘飘的纸张,却带着千斤的重量,向着地上砸去尽避如此,我的视线一直都没有离开轩墨丞,我看见他白若石灰的脸上满是慌张的神情,眼里沉痛万分,动了动似乎想要来接我简行却用冷笑了一声,凝聚起全部的力量,摧枯拉朽的一掌拍上轩墨丞已然被刺伤的xiong口我的身体狠狠撞在一旁的山壁上,再狠狠的坠==落在地上,**的身体被碎石刮伤,刻骨铭心的痛头昏眼花的同时,我看到轩墨丞的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随着掌风飞了出去,然后呈现出抛物线状,坠下了那恒溪旁边的地缝里面最后的最后,轩墨丞抬眸看了我一眼,虚弱的声音软软地传来,“小忧忧,记得…千万不要…回去…京城!”

    千万不要回去京城!

    轩墨丞……消失了!

    他的身体,消失在了那永远刮着狂风的地缝里

    彻底不见!

    意识到这一点,我的视线再次模糊起来,朦胧处一片蓝色的薄雾,遮挡住我的视线意识开始涣散起来,这是如此熟悉的感觉我努力凝聚起思绪,看见风千情站起身来,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向我丢来,尔后带着狂傲的笑容纵身一跃,竟然毫不犹豫跟着跳入了那万丈深渊都不止的地缝里面狂风将他的声音送了过来,“赫连忧忧,你输了,!”

    我输了,是的,我输了

    我何止是输了,简直就是一败涂地

    我输得,太过纯粹,太过彻底!

    输得体无完肤,一颗心彻底的支离破碎

    直到,什么都没有剩下

    或许是刚才的那一撞,恰好冲开了我的穴道我抓起风千情刚才丢来的东西,勉力站起身来,冷冷地看了眼简行,费力的向地缝靠近一步,两步,到了

    看,生与死的距离,从来都相隔不远

    感受着狂风拂过脸颊,吹起我的发丝,闻着鼻尖属于轩墨丞的血腥味我猛然睁开眼睛,带着解脱的笑容,同样纵身一跃他风千情能做到的事情,我一样可以!

    生无可恋,已无需再活

    师父,你不在,我要如何活下去?

    我不回京城,我去找你,可好?

    周蓝陵与楚轩等人大惊失色,极其狼狈的原地扑上前来,想要拽住我趁着混乱,简行使出吃奶的劲头来,一溜烟的消失在这混乱的源头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