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打脸计划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七十七章 诛天(三十七)

快穿之打脸计划 第六百七十七章 诛天(三十七)

作者:越戈书名:快穿之打脸计划类别:玄幻小说
    莳七到底还是回去了,只是她又去了蚀日台,妩姬还在蚀日台上饮酒。

    “回来了?”妩姬抬眸望向她。

    莳七没有说话,只是走到蚀日台的边缘处,眺望着凡间的景色,蚀日台是以阴山一绝,在此可眺望凡间三千里。

    乞颜离开以阴山,若不是去天庭找执陵,那就该是去凡间了。

    她站在蚀日台上,凡间三千里的景色尽收眼底,她寻觅了一阵,终于找到了乞颜的身影,而他的身后跟着扶九殷。

    似乎没有哪里不对。

    她抿了抿唇,心道自己多心了。

    乞颜最后还是找回来了,回来的时候,他抱着莳七嚎啕大哭,似是要将此生的眼泪都流干净。

    莳七只是静静的拍着他的后背安抚他。

    最后他哭累了,她便将他安顿了下来,离开了乞颜的屋子。

    出去的时候,扶九殷正站在门口,他道:“我们什么时候成亲?”

    她没有说话,径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扶九殷便一直跟在她身后:“你应经答应我了。”

    她想要关门,却被他一手拦住了,他的眸光定定的落在她的身上,说:“你变了。”她变了,就算她生气,也不会是这样的态度,而这些日子,她对他的态度,就像是……不关心?

    生气可以恼、可以怒,哪怕是因为生气而不理不睬,也和现在的状态不一样。

    “你觉得什么时候合适?”她终于开了口,乞颜的事让她心烦意乱,恨不得冲到天庭杀了执陵,但是她不能。

    连妩姬都斗不过他们,她又怎么可能做到呢?只会害了乞颜。

    扶九殷道:“一月后。”

    她轻笑一声:“随你。”言罢,她便将门关上了。

    过了片刻,她察觉到他一直站在门口没有离开,她蹙了蹙眉,走到门前,砰地一声拉开门:“你还有事?”

    扶九殷抿了抿唇,从袖中摸出了两样东西,莳七定睛一看,是两支玉簪,一翡一翠,相得益彰。

    沧海和孤星。

    沧海被她扔进了辅阳宫门前她划开的那条天河中,而孤星摔碎了,当时她要还给他,被他身边的小仙童重羽一掌拍翻了。

    而此时,他掌心的沧海孤星,沧海还是原来的模样,没有改变。

    但是孤星被重新粘合在了一起,上头遍布着斑驳的纹路,其中隐隐似乎还能看见几抹红色。

    他低了低眸道:“那日你走后,我将它们找了回来。”

    沧海被她扔进了天河中,他赤着脚在天河中找了整整三天三夜,其中摔倒了无数次,最后终于找到了被冲到了角落里的沧海,幸好没坏。

    而孤星,被专门洒扫的小仙童扫掉了。

    他一堆废物中找了足足一整天,才将所有的碎片找了回来,重新粘合的过程,耗费了他一天一夜。

    孤星中那几抹红色,其实是他在粘合的过程中,被碎块划伤了手,鲜血流进了孤星里。

    她没有说话,拿走他掌心的两支玉簪,然后又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虽然拿回了沧海孤星,但是她一直没有再戴它们。莳七到底还是回去了,只是她又去了蚀日台,妩姬还在蚀日台上饮酒。

    “回来了?”妩姬抬眸望向她。

    莳七没有说话,只是走到蚀日台的边缘处,眺望着凡间的景色,蚀日台是以阴山一绝,在此可眺望凡间三千里。

    乞颜离开以阴山,若不是去天庭找执陵,那就该是去凡间了。

    她站在蚀日台上,凡间三千里的景色尽收眼底,她寻觅了一阵,终于找到了乞颜的身影,而他的身后跟着扶九殷。

    似乎没有哪里不对。

    她抿了抿唇,心道自己多心了。

    乞颜最后还是找回来了,回来的时候,他抱着莳七嚎啕大哭,似是要将此生的眼泪都流干净。

    莳七只是静静的拍着他的后背安抚他。

    最后他哭累了,她便将他安顿了下来,离开了乞颜的屋子。

    出去的时候,扶九殷正站在门口,他道:“我们什么时候成亲?”

    她没有说话,径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扶九殷便一直跟在她身后:“你应经答应我了。”

    她想要关门,却被他一手拦住了,他的眸光定定的落在她的身上,说:“你变了。”她变了,就算她生气,也不会是这样的态度,而这些日子,她对他的态度,就像是……不关心?

    生气可以恼、可以怒,哪怕是因为生气而不理不睬,也和现在的状态不一样。

    “你觉得什么时候合适?”她终于开了口,乞颜的事让她心烦意乱,恨不得冲到天庭杀了执陵,但是她不能。

    连妩姬都斗不过他们,她又怎么可能做到呢?只会害了乞颜。

    扶九殷道:“一月后。”

    她轻笑一声:“随你。”言罢,她便将门关上了。

    过了片刻,她察觉到他一直站在门口没有离开,她蹙了蹙眉,走到门前,砰地一声拉开门:“你还有事?”

    扶九殷抿了抿唇,从袖中摸出了两样东西,莳七定睛一看,是两支玉簪,一翡一翠,相得益彰。

    沧海和孤星。

    沧海被她扔进了辅阳宫门前她划开的那条天河中,而孤星摔碎了,当时她要还给他,被他身边的小仙童重羽一掌拍翻了。

    而此时,他掌心的沧海孤星,沧海还是原来的模样,没有改变。

    但是孤星被重新粘合在了一起,上头遍布着斑驳的纹路,其中隐隐似乎还能看见几抹红色。

    他低了低眸道:“那日你走后,我将它们找了回来。”

    沧海被她扔进了天河中,他赤着脚在天河中找了整整三天三夜,其中摔倒了无数次,最后终于找到了被冲到了角落里的沧海,幸好没坏。

    而孤星,被专门洒扫的小仙童扫掉了。

    他一堆废物中找了足足一整天,才将所有的碎片找了回来,重新粘合的过程,耗费了他一天一夜。

    孤星中那几抹红色,其实是他在粘合的过程中,被碎块划伤了手,鲜血流进了孤星里。

    她没有说话,拿走他掌心的两支玉簪,然后又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虽然拿回了沧海孤星,但是她一直没有再戴它们。
博聚网